乐陵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江南民族靈魂的拯救與精神家園的重建雜文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7:56 编辑:笔名

  【江南】民族灵魂的拯救与精神家园的重建(杂文) ——贾平凹90年代长篇小说创作的文化意蕴

  作者: 游戏积分:0 防御:无破坏:无 阅读:2101发表时间:201 - 22:28:10

  提到中国当代文学史,贾平凹无疑是其中一道无法越过去的坎无论是从创作数量还是作品影响上来讲,贾平凹都可以说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作家之一作为一个具有人文精神的知识分子,他的文学创作充分体现出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融合和冲突一方面,他将自己小说的文化精神,深深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中,从老庄、苏轼到鲁迅、沈从文等古今思想家、文学家身上,汲取着文化思想和文学艺术的养料;另一方面,他又深受西方现代文化的洗礼,从现代作家如马尔克斯、川端康成等身上汲取着思想与艺术的营养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面对社会“文化失范”的局面,贾平凹的文学创作着眼于当下人生存状态的展示和精神家园的重建,思考着具有民族意义的文化建构命题,寻求着民族灵魂救赎的途径

  从199 年创作出颇具影响的《废都》开始,贾平凹先后出版了《白夜》(1995)、《土门》(1996)、《高老庄》(1998)等一系列长篇小说四部小说中,《废都》和《白夜》属于都市叙事,《土门》和《高老庄》则是乡村叙事这些小说“不论在艺术表现方式和艺术建构、叙事方式等方面有多大的变化,但有一点是清晰的,那就是关注人、关注人的文化精神、关注人的命运、关注人的生命状态……从不同的角度、人物、层面,来探询人的出路和精神、情感的寄托”如果说作为都市叙事的《废都》、《白夜》重在言说民族文化心理(民族灵魂)迷失的焦虑与困惑,并试图予以拯救,那么《土门》、《高老庄》则是重在思考和寻求精神家园的重新建构

  一、从《废都》到《白夜》:民族灵魂的拯救

  199 年7月,长达四十万字的《废都》横空出世,旋即赞誉与批评铺天盖地而来,但更多的是批判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一切已尘埃落定,拨开历史的云雾,重新解读《废都》,不禁感概万千其实,贾平凹在《废都》中通过对庄之蝶的生存状态以及“废都”之中种种社会世相的详尽描写,用意是在反映特定时期中国社会的一种文化精神状态,表现一代文化人和知识分子在历史变化关头,无力自救的尴尬和精神上的沉沦不幸的是,作者的忧患和悲悯一度被一些批评家和读者误解十年后,青年评论家谢有顺再谈到此书时说:“《废都》所传达出来的精神特征,那种精神颓败价值理念,准确地表达了当时一些知识分子的某种隐秘心态”这种隐秘心态实际反映了中国文人在民族文化心理上的虚无感和绝望感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社会发展开始转型,城市化进程逐渐加大,知识分子的精神也面临着急剧转型但随着文化理想的破灭和社会经济的升温,知识分子当中普遍充满了彷徨感、虚无感的情绪,不知该往何处去这时,他们就特别容易陷入一种迷茫、徘徊的情境里去《废都》以西安的历史背景和文化氛围为原型,以“著名作家”庄之蝶的命运为主线,写出了他在早已成为历史陈迹的“废都”之中,由一位“文化精英”堕落成一个“文化闲人”的生活历程当昔日的社会理想与文化雄心不复存在时,他便陷入难以自拔的沉沦和委靡他企望在“性”中追求美,但这除了给他带来短暂的精神慰藉和肉体快乐之外,根本无法使他获得精神的复苏,等待他的只能是灵魂的迷失作品由此而昭示出,“在一个价值失衡、物欲泛滥的文化废墟中,是不可能用欲望来拯救个体生命的虚空的,同时也无法挽救‘废都’的既倒之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废都》所提出的文化命题是深刻而严肃的”《废都》中的一群文化人,就在失态的精神支配下做着失态之事,走着沉沦之路透过西京“四大名人”中庄之蝶等人灵魂的沉浮,贾平凹深刻描写了当代文化人的人生悲剧和精神悲剧;紧紧“抓住了当下一部分人的典型社会情绪和心态,表达了一种深层次的惶惑、不安、浮躁和迷茫”(雷达语);“小说之于庄之蝶的刻画,其艺术目的在于揭示一种生活信念的坍塌,或一种文化秩序的全面崩溃”主人公庄之蝶的人生与精神悲剧,从客观上说,是外在社会的浊流席卷了他,但从主观上说,则源于他生命本体的失落和灵魂的迷惘他是一位典型的传统知识分子,在他身上充满了传统文化与现实生活的矛盾他既想保留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品格,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生存境遇传统的文化心理制约着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尽管他清醒地意识到社会历史发展的不可抗拒性,甚至也想努力去适应现实,但最终还是没有冲出灵魂迷失的桎楛,于是,便演绎出一幕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文化精神悲剧

  1997年,在为法国有名的《新观察》杂志写的一篇短文中,贾平凹曾说:“《废都》是我的一系列小说中的一部,它描写的是本世纪之末中国的现实生活,我要写的是为旧的秩序唱的一首挽歌,同时更是为新的秩序的产生和建立唱的一首赞曲”主人公庄之蝶其实是一代中国文化人的化身,他的精神悲剧是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精神悲剧的缩影,他的生命本体的失落和灵魂的迷惘是整个民族灵魂的失落与迷惘庄之蝶这个文学意象,可以说融铸了贾平凹进行民族灵魂救赎和文化建构的强烈愿望在庄之蝶身上,我们看到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冲突,这构成了民族文化心理冲突的基本内涵如何在现代化进程中将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有机融合,进而探询民族灵魂的拯救之路,这是《废都》“隐匿在日常生活情态的白描之中的深沉的文化反思”(白烨语)

  1995年8月,“当贾平凹从《废都》的文化圈以及悲怆与自戕中挣扎出来面对市井俗世的城市之后,就有了《白夜》”《白夜》和《废都》一样,仍然写西京城小说叙写了一位名叫夜郎的农村青年来到西京参加一项宾馆建造工程,因认识了了市政府秘书长祝一鹤而得以在图书馆谋到一份差事,并认识了在祝家做保姆的颜铭,然后与之相恋后来祝一鹤在权利斗争中失败,瘫痪在家,夜郎也因此被解雇,于是他去一家鬼戏班打杂正当夜郎准备与已成时装名模的颜铭结婚时,他又认识了心性高雅的大龄知识女性虞白,遂再次坠入爱河孤寂中的虞白对夜郎又爱又谑又疑,夜郎对两个女人都爱都疼都马虎再后来夜郎终于还是和颜铭成婚,但女儿出生后他又怀疑颜铭有外遇而与之分手颜铭原本其实只是一个非常丑陋的乡下女子,最后因为整容手术的秘密败露而出走……

  谈到自己《废都》之后的《白夜》,贾平凹曾说:“《白夜》进一步在做关于人的自身的思考,这人当然是中国的,是中国20世纪末的”因此,从这一点上来说,《白夜》和《废都》一样,都充满着浓郁的文化意蕴和形而上的哲学意蕴,体现了贾平凹对于民族文化心理的深刻展示以及对于民族灵魂的虔诚拯救之情《白夜》的笔触相当深广,贩夫走卒、文人雅士、闲汉无赖、高官名流等等,差不多市井生活中的芸芸众生相都得到了精当的刻画然而《白夜》的“更深刻之处在于贾平凹借此揭示了当代市民心灵深处的精神激荡”一切都在变化,落花流水,无可奈何,可是已逝的一切,打碎的一切就不值得怀恋吗失去了灵魂皈依之所,外表灿然的金钱与物质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白夜》中的夜郎、虞白,和《废都》中的庄之蝶一样,可以说是最能体现和表现贾平凹生命情感与文化精神的,“这些人物的体内,都流淌着贾平凹的血液,散发着贾平凹的情怀”,彰显着浓厚而深刻的文化意蕴

  《白夜》写出了夜郎等由乡村进入都市的无根者,灵魂迷失后的苦闷、绝望和凄凉,他身上承载的是双重文化的巨大压力当他的美好理想与现实生活发生了激烈碰撞之后,梦想遭到破灭,于是造成了他本真的自我的迷失,陷入生命的尴尬境地,精神情感上充满了矛盾与困惑夜郎在找寻中却最终走向了幻灭,生命理想成为一个虚无的幻梦“夜郎的苦闷究竟是什么他的罪孽在哪里,又怎样摆脱危难、获得一种力量呢”这是贾平凹在《白夜》中思考与探询的命题

  作为对民族文化心态进行艺术观照的都市叙事,《废都》和《白夜》较为深刻地呈现了贾平凹对于民族文化重构与民族灵魂救赎的个人理想和20世纪的其它中国小说一样,这两部小说“在对民族灵魂拯救与重建的艺术透视中,传达着最敏感的时代气息,蕴蓄着最丰厚的文化精神”这为贾平凹在其后创作《土门》和《高老庄》时继续进行人文精神建构、追寻家园乡情提供了最真实、最广阔的情感与文化铺垫

  二、从《土门》到《高老庄》:精神家园的重建

  《废都》、《白夜》之后,贾平凹又开始从都市叙事转向了乡村叙事,并于1996年出版了《土门》小说叙述了一个城乡结合部的村子最终被城市吞噬的命运,这可以说是作者关于工业经济取代农耕经济、乡土彻底沦丧的一次寓言化抒写小说中的仁厚村是一个离西京城郊几里远的村子,由于城市化进程面临被拆迁的命运,村民们为了保护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抗争,甚至设想将仁厚村建成一个城市里的桃花源、一方村社净土,但他们的保村之举最终无法抵挡住城市建设的步伐,仁厚村终于被推平,土地被掘开,碑亭柱础石下的千年乌龟被民工熬了汤喝,祖宗庙里的牌匾被烧了柴火,村民们被迫无奈地搬迁走了在《土门》后记里贾平凹曾说,“写《土门》,有缘就有了一片街叫土门”在我看我,与其说土门是一个地方,不如说它是一种精神状态这种精神状态就是作者对乡村文明的感伤流连,对现代化负面效应的忧患警觉仁厚村的人们最后失去的是安生立命的家园,但更是内心深处的精神家园

  贾平凹在这部长篇小说里,依然“执著地选择当下社会生活变革给人们生存和精神带来的巨大震荡作为自己的表达对象,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切中了这个时代的精神创伤,揭示了迈向幸福承诺过程中的人们巨大的感奋、矛盾与痛苦这种关注现实生活,透视世道人心的入世精神,则又表达了贾平凹及其作品的另一个侧面”这“另一个侧面”便是他对于人类失去精神家园的关怀与重建企望,并试图为人类的灵魂与精神找到一处皈依之所有论者认为:“所谓精神家园也便是人们所确信不移的精神努力目标,是人的终极关怀,是被人认作自己生存之根本的精神理想”小说中的“土门”实为家园之门,生命之门,精神之门仁厚村村民们的家园没有了,他们最终看到的只是一片“没有了村子的村子”那么,理想的乡村家园到底又该是怎样的呢贾平凹和仁厚村的村民们一样,都在苦苦追寻着,这种追寻表现在小说中,便是最终将茫然的梅梅引领到了生命的原初:

  于是,我见到了母亲,母亲丰乳肥臀的,我开始走入一条隧道,隧道黑暗,又湿滑柔软,融融地有一种舒服感,我望见了母亲的子宫,我在喃喃地说:这就是家园

  或许,对于人类每一个生命个体来说,母亲的子宫是最有“家园感”的地方这既是仁厚村人们丧失家园后的温暖幻想,也是贾平凹在其文学创作中进行精神家园重建而所作的理性思考在《土门》中,贾平凹对乡村的观照改变了他80年代乡村叙事诗意化的视角,对于仁厚村村民们盲目而自以为是的守成观念以及传统文明带给乡村愚顽和落后的一面,贾平凹的叙事态度是理性的,带着批判的锋芒在这部小说里,贾平凹对乡土温情以及乡土生存方式的消逝和没落秉持一种挽歌的情调

  生存的家园失去了,精神的家园亦不复存在当现代化的城市文明彻底粉碎了人们乌托邦式的乡村家园理想时,他们又如何建构自己的精神家园,找到安放自己灵魂的诗意之所带着《土门》中这一经久思考的问题,贾平凹开始了《高老庄》的创作

  1998年,《高老庄》在读者们的无比期待中面世作品主要描写进城做了大学教授的高子路携其年轻漂亮的画家妻子西夏,返回故里高老庄探亲的故事在这部小说里,贾平凹以更加平实的笔调写了高老庄里的一段生活,写了一群底层的人物,借以继续表达他家园建构的理想《高老庄》在日常生活的叙述中显现出更为复杂的文化意蕴,触及到中国现代性更为深层的问题,即:寻找根本,寻找灵魂,寻找文化根基,寻找精神家园

  很显然,作品中的高子路和西夏代表着不同的文化身份前者代表的是维系中国两千多年伦理纲常的儒家文化,后者则代表现代城市文化中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一面包括小说中其他人物如苏红、蔡老黑等,都可以说有着各自代表的文化身份“高子路的还乡,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在城市里不堪沉沦的绝望的庄之蝶弃城而走的延续,亦可视为在城市里苦寻家园不可得的夜郎对城市的逃离,更可看作梅梅在仁厚村被吞噬之后再次对于乡村的选择在一定程度上,子路还乡为这些人物的还乡之旅划上了句号,也可以说是他们还乡之旅的终结”[12]由此可见贾平凹精神家园建构的良苦用心

  小说中的高老庄人自称是最纯种的汉人,而高子路对故乡所抱有的种种美好记忆和作为纯种汉人的自豪感,便使得他的这次还乡之旅成为了一种对精神家园的回归但当高子路一旦返回故乡的现场,记忆中的乡村早已面目全非,故乡的民间传统也渐渐还原了他自私、狡黠、猥琐的形象,现代与传统的较量在他身上不战而败回乡后的子路是矛盾而游移的,他对高老庄既充满了眷恋,又满怀失望,他的失望源于他对乡村进行精神家园重建的理想的失落,而这种理想的失落根源于现代与传统的文化冲突子路最后临别故乡时异常决绝的姿态喻示着他最终与自己所代表的文化决裂,这和小说中的苏红、蔡老黑最终丧失各自代表的文化身份一样,意味着他们精神家园的丧失

  如果说高子路由乡村进入城市,又从城市返回乡村,再从乡村回到城市的这一人生历程意味着现代文明对于传统文化的让步,并透露出贾平凹寄希望于子路进行精神家园重建的几许无奈的话,那么西夏这个人物形象则意味着传统文化对于现代文明的同构作为一个都市化的现代女性,西夏来到高老庄后很快就接受了乡村的生活规范和价值判断,并在短短的时间里被传统文化的内蕴力量改造成了一位温柔贤惠的女性,当子路最终选择逃离故乡的时候,她却毅然选择了留下,她的留下意味着现代文明对于传统文化的皈依西夏的这一文化胸怀从另一个侧面深深体现着贾平凹的一种文化理想:以原始的民间本土文化为基础,同时吸收外来优秀的现代文明,并在此基础上融合滋生出一种新质的文化,从而藉以重建精神的家园

  从《废都》到《白夜》,贾平凹一直在进行民族文化心理重铸和民族灵魂拯救的文化实践,并试图在现代文明与传统文明的冲突中转化旧质,创造新质,建构一种融洽的文化风范与健康的文化心态;而从《土门》到《高老庄》,贾平凹又一直在找寻理想的能够诗意栖居的家园,并在找寻中希望能为失去生存家园的人们重建精神的家园尽管他为此所作的这些主观努力或许没有达到他所期望的客观结果,但其小说因此体现出来的文化意蕴却是深刻而厚重的

  共 572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从容迂徐、张弛有度的评论风格中,不难窥见其开阔的眼界、醇厚的功底文章从贾平凹90年代长篇小说创作的文化意蕴为载体,细致而精到地分析其小说的主题和内蕴,再论及小说家潜藏于字里行间的民族灵魂的拯救与精神家园的重建的话题,尤为水到渠成,心魂呼应,显得简练而绵密本文结构清晰,引用评论相互辉映,在原文和赏析之间来回观照,颇有收益佳作欣赏,倾情推荐——:易水犹寒【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42824】

旅游出行前的必备物品准备
心绞痛患者能吃中药通心络吗
儿童啥季节补钙最合适
动脉粥样硬化初期吃通心络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