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希腊的教训莫以太平欺天下

发布时间:2019-09-22 18:26:16 编辑:笔名

  希腊的教训:莫以太平欺天下

  [摘要]事实证明,每当遇到危机,IMF和欧盟等机构对经济增长的预测历来过于乐观。只有处理好这种过度乐观的倾向,才能大大降低未来金融危机带来的伤害。

  201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希腊签署救助协议。该组织和欧盟委员会当时预计,希腊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将在2012年见顶,且不会超过150%。两大机构还预计,到2015年,希腊的经济总量将在2011年基础上增长8%。

  上述乐观预期是基于如下假设做出的:到2015年,希腊的生产率增速将从欧元区排名倒数第一跃升至最高水平,就业参与率也将升至最高,而失业率将降至德国同等水平。

  如今,没人再相信当初的预测,包括IMF自己。事实证明,每当遇到危机,IMF和欧盟等机构对经济增长的预测历来过于乐观。最新预测是希腊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较2011年缩水10%,那么,当初的预测为何如此乐观?

  当经济发展遇到阻力时,债务水平就会攀升。以发展中国家为样本,纽约大学经济学家比尔伊斯特利(Bill Easterly)在其新近发表的文章中论述了经济增速和债务水平之间很强的关联性。他指出,在1975至1994年经济飞速增长期间,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年均上升1%。相比之下,在经济增长温和回落的国家,债务占GDP的比例则以每年3%的速度上升;而在经济增速急速下滑的国家,这一比例则高达7%。伊斯特利在分析后认为,金融危机后的欧元区国家债务增长模式也符合这个规律。

  同时,伊斯特利的研究还发现,在发生债务危机时,对一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往往特别容易乐观。同IMF和欧盟委员会对希腊的预测一样,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IMF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对这类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和高负债贫穷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也总体偏乐观,预期增速平均每年比实际增速高出1个百分点。IMF的研究人员也这样认为:IMF独立评估办公室研究员甘博文(Hans Gemberg)与安德鲁马策尼斯(Martinez)说,IMF“在经济衰退时期对特定国家的增长预期一向过于乐观。”

  葡萄牙里斯本大学的助理教授安东尼奥阿方索(António Afonso)和副教授乔治希尔瓦(Jorge Silva)观察欧盟委员会对成员国政府支出占GDP百分比的预测发现,与对经济的乐观预测类似,欧盟委员会给出的政府开支占GDP比例往往比实际情况要低。1999年-2011年期间,欧盟委员会给出的成员国政府支出预测每年比实际水平偏低0.4个百分点,其中约84%的误差都源于对GDP增长过于乐观。和IMF一样,欧盟委员会对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的预测和现实差距特别大,这几个国家都深陷危机,并接受IMF和欧洲的救助。

  为何在一个国家债务增加时还要预计其经济会加快增长?原因不难理解:这是逃避做出痛苦选择的办法。伊斯特利的研究显示,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局(U.S.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2001年以后调高了经济增长预期,因为只有这样,承受税收减少和国防与国土安全支出上升双重压力的联邦预算看上去才能不违反财政纪律。

  和对待希腊及其债权国一样,世界银行对待高负债穷国也采用了同样做法。在给出经济增长强劲的预期后,高额债务看上去才更具可持续性。如果经济在增长,政府收入自然水涨船高。从债务国角度看,政府收入增长越多,为偿还债务而削减支出的需求就越小。从债权国角度看,政府收入增长越多,为了让债务国能持续偿债而减免债务的必要性也就相应降低。

  这样看来,有理由将预测受援国经济增长与协商救助方案的工作区分开来。以IMF为例,负责预计经济增长和债务水平的团队同时还负责制定援助贷款与改革方案,而两项工作也汇报给同一个领导团队。这意味着,IMF只需要一套国家事务专家,但如果发现预测过于乐观,这些专家应该做到直言不讳并及时修正。在组织架构上,负责经济监测与预测的团队应该与制定融资贷款条件的团队应该完全分开。

  如果希腊、欧盟机构和IMF接受让外部独立机构预测希腊的经济增长,而不是自己算出不靠谱的数据,也许可以早些制定更有持续性的救助方案,而不是回避问题,导致让希腊经济复苏一拖再拖。其他许多债务协商时也应该注意这点。预测者应该摒弃美化未来的动机,否则种种债务问题还会持续下去。

科幻
云计算
移民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