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2013拍场的变化与机会

发布时间:2019-09-13 03:56:02 编辑:笔名

2013拍场的变化与机会

随着北京各大拍卖公司的纷纷落槌,2013年的秋拍已接近尾声。对比2012年,今年拍卖市场的信心正在逐步回调,加之携带着强大资本的新人进场,天价的涌现也让2013年的拍卖有了“重回亿元时代”的呼声。但从数据上我们看到,古代书画板块的表现虽好但与实力不符,近现代书画板块出现了天价,却无法泽被众人,大部分作品依旧表现平平,甚至一些高价拍品遭遇流拍。而瓷杂板块则一直走在稳步提升的道路上,今秋更是发现了不少价低质高的拍品。这说明,市场回暖之说为时尚早,也反映出市场关注价值发现、关注拍品文化内涵、关注流通性的大趋势。

古代书画:即使天价依然升值

在资本市场,风险与机遇永远并存。收益越大,往往意味着风险越大。但是在古代书画板块,这个定律并不适用。从市场进入调整期以来,各个板块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唯独古代书画“一枝独秀”。它的抗跌性与稳定性使它在拍卖市场上简直如神一样存在,甚至,越是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古代书画越具有“逆向升值”的潜力。这种“反周期”性也许是因为金融危机下,人们收藏投资会把抵御风险当作第一要务,而拍卖板块中,书画是比较稳定的类型,尤其是稀缺的古书画,通常被认为是“避风港”。

《松岩观瀑图》在今秋以4082.5万元刷新了马远作品的拍卖纪录。这幅作品有趣之处在于,画后落款为“马远“,而他的大部分作品落款为“臣马远”。这一不同之处也许在于,这幅画是他业余时间挥毫随性之作,不是作为南京画院画师的奉旨进御之作,所以款署“马远”,而非“臣马远”。此外,这幅画经过近代着名鉴藏家史德匿、顾洛阜、王季迁先后递藏,传承有序,来源明晰,在马远作品中也属于精品之一。

同样出自北京保利的《溪山秋爽图》以3024万元成交,较之于2008年春拍,时隔五年多,升值仅1058.5万元,加上通货膨胀的价格冲抵,平均的投资回报率并不是很高。

事实上,一般情况下,古代精品书画释出市场,过亿元是基本期待。比如,2009年10月,中贸圣佳秋拍中推出的徐扬《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1.34亿成交。一个月后,估价为2000万元的吴彬《十八应真图卷》,在北京保利秋拍夜场上经过近40分钟的竞价后,最终以1.69亿元成交。紧随其后的曾巩《局事贴》也拍出1.09亿元的天价,破国内中国书法拍卖成交纪录。与此同时,嘉德秋拍“宋元明清法书墨迹专场”中,第1451号作品朱熹、张景修等七家(宋元时期)《宋名贤题徐常侍篆书之迹》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激烈竞价,也以1.008亿元成交。

今秋书画市场还有个突出特点:“书法卖不过绘画”的传统逐渐被打破,传承有序的名家书法精品成为藏家关注的焦点。

在今春纽约苏富比的亚洲艺术周“中国古代书画精品”专场拍卖中,苏轼的《功甫帖》以822.9万美元(约5035万元人民币)由上海收藏家刘益谦拍回。该帖二行九字,为苏东坡奉别友人郭功甫时所写手札。历代藏家对其评价甚高,见着于安岐《墨缘汇观》、翁方纲《复初斋文集》、李佐贤《书画鉴影》、张珩《张葱玉日记·书稿》及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等着作。李佐贤在《书画鉴影》中记载,这幅作品被录在苏轼、米芾的四幅手札合册中,四件作品中,“苏书尚完好,第二幅犹佳”,指的就是《功甫帖》。

很多媒体以“5000万买9个字”大肆渲染这件拍品的价格,但是它真的属于“天价”了吗?让我们来看看同样是名家精品,同样是当季“明星拍品”的黄庭坚《砥柱铭》和王羲之的草书《平安帖》吧。

2010年北京保利5周年春拍夜场中出现的黄庭坚《砥柱铭》引发了“疯狂”竞价,从8000万起价到4.368亿元成交,黄庭坚的《砥柱铭》出人意料地跻身当时最贵的中国艺术品之列。同样拥有当时“最贵”名头的作品还有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在2011年中国嘉德春拍上它以4.255亿元成交,成为当时最贵的中国近现代作品。

同样在2010年现身的“疯狂”拍品还有王羲之的草书《平安帖》。据了解,这幅作品在元代为柯九思收藏,明初收藏于李锦之手,之后为文徵明所得,后被明代朱忠僖、王世懋、孙鑛等收藏。此后,分别藏于吴琮生、曹溶、李宗孔及梁清标处,如此传承有序实属难得。所以在拍卖前它就引起了藏家的普遍关注,在拍场上它也确实没有令人失望。

11月20日晚,中国嘉德2010秋季拍卖会“秋光万华――清代宫廷艺术集粹”专场,王羲之的草书《平安帖》一出现就引发激烈的争夺。它全文仅有41字:“十二月六日。告姜道等。岁忽终,感叹情深,念汝不可往。得去十月书,知姜等平安。寿故不平,复悬心。顷异寒。”却创造了3.08亿元的成交额,成为单字最高价的作品。

虽然王羲之草书《平安帖》没有打破当年6月黄庭坚《砥柱铭》所创的4.368亿元纪录,但相比《砥柱铭》近600个字,平均每字约100万元,而它有41个字,平均每个字高达750万元,这个价格在当时让所有的书画作品望尘莫及,即使在今天被媒体捧上天的《功甫帖》,也只能以每字559万元的价格甘拜下风。

近现代书画:有人欢喜有人忧

在2013年内地十大拍品中,前三名均为近现代书画作品,而黄胄无疑是今秋最大的赢家。黄胄作品《欢腾的草原》以1300万元起拍,在持续8分钟、35轮竞价后,最终以1.288亿元成交。这一成交价不仅创下黄胄单件作品个人拍卖纪录,也成为目前内地拍卖市场黄胄唯一一件过亿的拍品。据悉,黄胄以《欢腾的草原》为题材创作的两件作品,一件现藏于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另一件则是此次上拍的作品,曾于1984年作为国礼赠予美国实业家哈默,这一属性为拍品增色不少。

与黄胄行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往拍场上炙手可热的一些近现代画家的作品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李可染等几位作品价位迈入亿元的近现代书画家作品在今年秋拍出现不少流拍、跌价的状况。

《五骏图》创作于1943年。当时徐悲鸿为筹集中国美术学院建院资金在重庆举办画展时,得到友人相助,所以作《五骏图》相赠。这幅画汇合了徐悲鸿一生中画马的各种姿态,饮水马、回首马、立马、奔马一应俱全,所以一直受到拍场关注。但是,在今年北京保利拍卖中,它却仅以2530万元成交,要知道上一次(2011年)它在北京传是的释出价格是4600万元。时隔两年,跌幅高达2070万元。也就是说,2011年买这幅作品的钱放在2013年,几乎可以买两幅了,损失不可谓不惨重。即使与三年前同在保利拍卖行释出的价格看,它也跌了382万元。

张大千的《芭蕉仕女》有一特别之处:留白部分,大千都补以金粉,益显富丽堂皇。因为张大千在青海曾向藏族画师学习研磨金粉,并在敦煌临摹过程中研究金粉敷色之法。此幅大千自题:“偶记唐人有锤金法,因试为之。” 由此可知此幅画作即为大千“锤金法”尝试之实例。2011年春拍,这幅画刚一出现在中国嘉得“四君子—齐白石、徐悲鸿、黄宾虹、张大千作品集珍”专场上,就引发了众多藏家的关注。920万元的价格也基本符合藏家的预期。可是在今年再次上拍之后,本预计过千万的《芭蕉仕女》仅仅取得了805万元的价格,比之前的920万元还低了115万元,跌幅达12%。

不过也不用据此就对近现代书画盲目悲观。同样是张大千的画作,《仿陈老莲觅句图》在今秋的北京匡时以300万元起拍,最终以1897.5万元成交。这幅画作据说张大千先生十分喜爱,旅居四海皆随身而行。后来因张大千与李顺华师生情谊深厚,同若父子,所以张大千将此画送给了李顺华。

此外,在中国嘉德“大观——近现代书画珍品之夜”上,中国近现代书画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当晚有31件拍品上拍,成交25件,成交率为80.65%,成交额达2.97亿元。这一夜场一般被认为是中国书画市场精品行情走势的“风向标“,其数据有指引性作用。近现代书画的今秋“悲喜两重天”也在此场中有着深刻体现。

本场高价作品有刘文西等集体创作的《幸福渠》,成交价4060万元。(这件拍品在拍卖之前,嘉德公司宣布撤拍,在委托人同意的前提下,已经用三方协议的方式以4060万元售出,从而未进行拍卖。)潘天寿难得一见的指画作品《西子湖中所见》以4025万元成交,李可染的《千岩竞秀》以2760万元成交,傅抱石的《侧耳含情披月影》以2702.5万元成交,黄胄1976年创作的《飞雪迎春》以2357.5万元成交。

但同时,吴湖帆的《石林奇境》和《秋山萧寺》两件作品、徐悲鸿1941年作《雄狮》和1944年作《费宫人》以及黄宾虹的《山水》四屏立轴和齐白石的《秋叶苍鹰》均遭遇流拍。

这几件未能成交的作品,要不就是并非这些艺术家最好的代表作品,要不就是估价略高导致流拍。这场拍卖的成交价格基本反映了目前书画市场行情下名家作品的市场表现,也反映出今年买家的购买更加冷静和理性。

瓷器:宋瓷和单色釉或成未来拍场“黑马”

今年瓷器市场最引人注目的天价拍品莫过于香港苏富比特别推出的“明成化 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盌”,它以1.41亿港元成功易主(人民币1.11亿元),领军2013瓷器拍卖市场。另一件,“清康熙御制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图盌” 以5938 万元的价格刷新了清康熙瓷器的拍卖价格,使得清康熙瓷器突破5000 万元大关。但是与2012春拍同样来自苏富比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1.69 亿元的成交价和“清乾隆 黄地洋彩‘福寿连绵’图绶带葫芦扁瓶 (一对)”8757万元的成交价相比,今年的拍卖成绩依旧稍显逊色。虽说主要原因还在于拍品本身的价值差距,但也反映了高端瓷器征集难的市场困境。

再者,作为瓷器高端市场的“领跑者”,明清宫廷瓷器今秋的市场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即使是香港苏富比品牌瓷器专场 “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粹”,今年的成交率也只有65%(上拍37 件,成交24 件)。成交总额虽为5529.73万元人民币,但如果计算其平均单价,则仅仅为230.41 万元/ 件。从上拍数、成交数、成交总额或是单位均价来看,四项数据均降至历次最低谷。而以773.13万元夺得专场冠军拍品的“清乾隆 黄地洋彩轧道锦地折枝蕃莲纹铺首活环盘口小瓶”也让人大跌眼镜,因为在往年,该专场最高价动辄上千万甚至突破亿元。

令人意外的是,宋瓷在今年以“黑马”姿态杀出,表现颇为抢眼。这当然要归功于海外市场,因其政策宽松、货源丰富,基本只要在拍卖会上出现的宋瓷都是百分之百成交。以纽约苏富比和伦敦苏富比为例,纽约苏富比3 月份上拍的3 件北宋瓷全部成交,伦敦苏富比5 月份推出的11 件宋瓷也悉数成交。其中,纽约苏富比的“北宋定窑刻莲花纹盌”以高出最高估价6 倍的价格——222.5 万美元(1384.17 万人民币)刷新了宋代定窑瓷器拍卖新纪录,而伦敦苏富比位居专场宋瓷成交之首的“宋定窑黑釉盌”也以19.45 万英镑(185.69万元人民币)易手。

虽然我们希望国外的春风可以惠及国内,但是事实并不理想。香港佳士得推出12 件拍品,成交6 件,最高价为154.44 万元人民币成交的“宋建窑黑釉油滴盏”。国内由于文物保护等限制,宋瓷上拍量很少,但是从国际大环境来看,目前海外宋瓷市场逐渐活跃,藏家对宋瓷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加之近些年市场对于明清瓷器等成熟品类的过度挖掘,致使明清瓷器等优质瓷器市场资源极度紧缺,宋瓷非常适合成为一个新的品类来激发市场活力。

此外,还有一个新的品类正在受到关注——单色釉类瓷器。今年,北京华辰、北京诚轩、北京东正等拍卖公司都推出单色釉拍品,也取得了不错的拍卖成绩。北京华辰今秋征集了31件历代官窑御制单色釉制瓷精品,以成交总额2694万元人民币的成绩圆满收官。其中,“清嘉庆粉青釉凤穿花莲口七孔瓶”以828万元成交,创造了今年同场拍卖的单色釉成交纪录。这说明,市场细分、挖掘罕见拍品的策略已经在众多拍卖公司中得到了一定认可。

在今年的拍卖市场上还有一亮点不得不提:乾隆、嘉庆父子二人的三方玉制印玺 “清乾隆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在中国嘉德以6670 万元成交,位列今春“艺术品拍卖TOP100” 第8 位。“清嘉庆‘嘉庆御笔之宝’交龙钮碧玉宝玺”同样来自中国嘉德,成交价为3450 万元。另外一件“清乾隆御制《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青玉玺”来自纽约苏富比,成交价为2123.23 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清乾隆御制白玉交龙钮‘自强不息’宝玺”于2010 年6 月3 日曾在北京保利上拍,当时的成交价为5656 万元,对比今春6670 万元的成交价,近三年时间升值了1000 多万元。这说明,好东西永远是可以卖出好价钱。即使在今年经济形势并不好的调整期中,中国艺术品的高端购买力在当下依然非常强劲和稳定,他们对高端艺术的消费和投资呈现出一定的刚性特征。

市场开始关注拍品的文化属性

近年来,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收藏品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在今年,具有文化内涵的拍品,如古籍善本、影像等品类“黑马”频出。市场不仅仅关注拍品表面的市场价值,更强调蕴藏在古董文物下尚不为人知的历史与文化内涵。相信经过2012年和2013年两年的市场孕育,明年的拍卖市场上,会有更多蕴含中华传统文化内涵的拍品被推出。

古籍善本在去年因为“过云楼藏书”的出现而受到社会舆论的普遍关注。今年北京匡时再接再厉,推出了北宋刻本《礼部韵略》,在经过20余轮的激烈竞价后,该拍品以2990万元成交。虽然北京匡时在古籍善本方面一直走在市场的前沿,其深度挖掘拍品内涵和宣传拍品文化的能力亦令人叹服,但在今年,中国嘉德以 “顾炎武书《五台山记》”成功超越了去年表现出色的北京匡时。

中国嘉德“古籍善本”在今年实现了8026.66 万元的成交总额,其中“顾炎武书《五台山记》”成交价为3162.5 万元,高出最高估价22 万元近144 倍,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藏家对于古籍善本认识的加深,也说明蕴含深厚文化内涵的拍品市场价格正在逐年走高。

对文人书札的追捧也是今年拍卖的一大特色。上海驰翰的“黄兴致孙中山总理述革命计划书”以1600 万成交,中国嘉德2013秋季拍卖会上,一纸鲁迅1934年6月8日致陶亢德的信函以655.5万元成交,显示了藏家对于蕴藏着历史价值的书信的关注。

此外,影像在今年的拍卖市场一路走俏。原本只有北京华辰一家开设的影像专场在今秋受到了更多拍卖公司的关注。北京传是、上海泓盛等多家拍卖行都在今秋对影像拍卖投入了更多的精力。

北京华辰影像拍卖在今秋收获颇丰,以成交总额1307.7万元,成交率79.49%的成绩双双再创新高。第806号蔡尚雄、吴群、冀连波等一批红色摄影家拍摄的抗战及解放战争底片和原版照片,以92万元的价格名列此次成交价第一名。

值得一提的是拍前备受关注的江青于1961年在庐山拍摄的照片《庐山仙人洞》。因为历史意义特殊,毛泽东曾为此写下了《七律·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一诗。正是因为毛泽东的题诗,使得《庐山仙人洞》照名满天下,江青也由此获得了巨大的声誉。这幅作品在场上以1万元起拍后立刻引发场内几拨藏家的多轮争抢,价格拉锯近十分钟,最终以39.1万元的价格成交,而其估价仅为1.5万,成交价高出了24倍。

眼下,文化类拍品虽然受到关注较多,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关注还没有真正转换为真实的购藏需求和购买力。因为古籍善本、文札书信的收藏群体一般是爱好历史文化、具有文人情怀或史料情怀的收藏爱好者,这类群体目前人数较少,所以文化类拍品的普及有一定难度。但是,古籍善本、文札书信等拍品作假成本高,品质相对有保障,且具有文献价值和艺术价值双重属性,如果市场得以积极良好的培育,相信此类拍品还会有长远的升值空间。


爱逛怎么开直播
微信公众号的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如何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