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陵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绝世邪君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奇青出手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5:33 编辑:笔名

绝世邪君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奇青出手

炎烈心底猛的阴沉,血洗炽域?这般话,就算是奇青何舒寒说出口,他都未必会放在心上,堂堂炽域,人界八域之一,且是谁想血洗就能血洗的?但不知为何,面对这个对他而言无名的小辈而言,从秦石口中吐出,他竟是由心底的感受到几分惊惧。

炎烈猛的捏紧拳,他冷道:哼,果然是个毒辣的人,看来你真是和魔物接触久了,杀心如此之重,我今日定不能留你!

炎烈猛的怒喝,这时酒蒙子下意识就欲凝血爪而上。

秦石突然拦住他,冲他道:前辈,有一件事,晚辈想求你,只要你肯帮我,我们之间再次两清。

什么事,以后再说,难道能比你命还重要不成?酒蒙子冷哼声,此时绕是他这般,心弦也是绷紧不敢大意,一个何舒寒就够他棘手的,加上炎烈,他也难以取胜。

前辈说的不错,这比我的命还重要。秦石道。

闻言,酒蒙子怔了下,这才不禁眯眼道:什么事?

离开这里后,有一赤炎帝国,请前辈务必保其周全。秦石抱拳,鞠躬。

酒蒙子愣了下,他连忙扶起秦石,旋即看见秦石决绝的神色摇头道:罢了,罢了,我答应你!我先破了这,带你离开再说!

前辈,我们两清了。未料,秦石浅笑的摇头。

你!酒蒙子怔了怔神,旋即这时他醉醺醺的老眼突然一瞪,从他识海当中突然传递股钻心的刺痛,令他五官都狰狞,他抓着头,死死盯着秦石:小子!你!

前辈,赤炎就交给你了。

秦石长舒口气,旋即伸出手,冲着酒蒙子的眉心虚空抓握,一道被金色梵文缠绕的血印血虫竟是被生生从酒蒙子脑袋里抽出来,秦石将那血虫抓在手中,自言自语道:这么久,总算将你给抓住了,折磨了酒前辈上万年,也差不多是时候到头了。

砰!秦石手心猛的用力,将那血虫生生捏碎成血水,这血虫便是当初神之子控制酒蒙子的血印诅咒,经过这么长时间他的金纹终是将其封印。

见到血虫被秦石捏碎,酒蒙子心底也是升起无尽感激,然而这时秦石却冲着他诡异一笑:前辈,抱歉了。

砰!

突然,酒蒙子目光呆滞,又一道金光从他眉心被秦石抽出,那金光是秦石早先留在酒蒙子体内的金纹烙印,在收回钱秦石令其酒蒙子的神智陷入昏睡。

酒蒙子晕厥,秦石将他扶住,拼劲全身之力将其送出这片虚空。

见到这幕,六域众人都是怔了怔神,秦石这般做法无疑是将自己逼向绝路啊,本来酒蒙子在连何舒寒都要顾忌几分,但现在没有酒蒙子的保护秦石对他们而言便如待宰羔羊,何舒寒道:小家伙,你这是断了自己最后的后路。

难道,酒前辈在,我就有后路么?秦石嘲讽的摇摇头:你们很清楚,就算酒前辈在,也不会放过我,当下人界正处于为难当中,溟组未能夺得神器,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如果,酒前辈真的和你们交起手,你觉得,你们能全身而退?没必要,我的命和人界相比,或是说和赤炎相比,还没有那么金贵。

一番话,很简短,却令六域众人都是陷入沉默,秦石竟在这时还为人界考虑?反倒是他们这些六域大能,所谓的人界翘楚,口口声声说为人界好,此时又在做什么?

小子,你少废话,你若真为人界好,就将那凶魔交出来!炎烈怒吼。

面对炎烈,秦石眼神十分寒冷:炎域主,看在雪娴的面子上,我敬你是位前辈,但我刚刚的话已经很明确,想让我交出邪魔,不可能!

那你找死!

炎烈眼神喷火,一道火掌猛的冲秦石胸口逼近。

老秃驴!你敢伤他,我和你没完!驴如花在林晓的玄铁锁链封印下娇吼。

这时,秦石面对火掌,他也是深吸口气,六域众人这时甚至都认定秦石是准备等死了,毕竟秦石先前所做的种种都是如此,然而突然,秦石双手合十,在他双手上,汇聚起浑然不同的两股巨力,灵力,灵魂力,两股力量,交互交融,虚空当中,形成断层,天穹上空,都是引动起滚滚金色雷霆之光。

见到这幕,六域众人都是不禁喝声:这小子,在搞什么?将灵力灵魂力融合?他不想要命了?

不对!仔细看!那力量真的在融合,嘶好恐怖的波动!

这小子,竟然想要和炎域主交手?他疯了吗?六域众长老沉声喝道。

在无数人看来,秦石这都无疑是送死的行为。

小子,你这又是何苦?邪魔在秦石后方,感受到那霹雳般的力量,秦石竟然将两股力量在他体内强行融合,使其自身达到短暂的提升,让他看不下去的道。

那怎么办?后路都被自己切断了,总不能真的这里等死吧?秦石无奈道。

听闻,邪魔不知为何突然笑了出来,估计他是被气笑的:你这混小子是真的敢搞,也罢也罢啊,陪你疯狂这么多年,这最后再陪你一次!

小子帮我撑半柱香的时间。邪魔道。

半柱香吗?秦石心里无奈的苦笑声,这若是常日里也就罢了,这可是面对六域域主啊,半柱香?一秒都很难吧?但他还是咬牙道:我尽力吧。

小子,你的手段确实了得,年纪轻轻,域境大成

,咒域小成,放眼八域晚辈里,应该都没有比你更出色的了,灵力灵魂力融合,更是整片大陆几万年都没见过的,但是越是这样,我今天越不能放过你,你就给我死在这吧!炎烈怒喝声,旋即他猛的伏击上前,他周身都是流动着滚烫的岩浆,那股扑面而来的热浪是秦石从未见识过的。

迎着炎烈的火拳,秦石呲了呲牙,硬着头皮击出一掌!

砰!那掌风间,断层密布,金色的雷霆犹如神字狂言,竟是猛的和那火拳撞击一起,顿时半个虚空都是剧烈的一晃,咔嚓!突然,一声碎裂,那断层金雷上竟是猛的被火拳击碎,见到这幕,众人都是纷纷摇头,在远处,婉约惋惜道:域境大成,能将炎烈逼成这样,这小子已经很了不得了,只是可惜啊,他现在的羽翼还是太微弱,这一次他恐怕挡不下了。

紫玲莎在后方贝齿咬唇,美眸中不断闪烁波澜,甚至几次都欲上前。

击碎断层,那金雷顿时崩塌开,在炎烈的岩浆下生生融化,这时炎烈狰狞着嘴脸,他一击火拳这时终是直逼秦石胸口。

断层被炎烈摧毁,秦石并未感到意外,而是趁此机会他闪退百米,一只手从腾空出来后凌空高举,一道子剑光当即从他手臂上猛的贯射云空,而最为令人惊讶的,也是瞬间引动六域众人喧哗的是,那字剑光竟是由神器所凝?

是神兵?又是那剑术?

众人心底都是微微一寒,当初秦石正是以此武学击碎大魔主的骷髅护盾,当时的画面众人现在还都是历历在目。

神芒由字剑芒上刺出,这次炎烈也不敢在托大,和大魔主比起来他自叹不如,连大魔主都在这招下吃了亏他自然不敢去硬抗:该死的!忘了这臭小子手上还有神器的事了!

炎域主,我本无心杀你,但你苦苦相逼,我只能如此了。

哼,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你跟那溟组凶魔一样!炎烈口中不服的骂道,脚下却是急速退后,再无追击之心。

从那字剑光上,让他感受到浓浓的危机。

剑血无痕!

然而这时,一道倩影轻盈上前,那残破的诛天剑格外耀眼,奇青就那样遗世独立的挡在炎烈身前,诛天剑从她玉臂上划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精血流淌在诛天剑上,令诛天剑化为鲜红的血色,一道万丈的剑光当即劈碎虚空,应诊啊字剑光轰然碰撞。

轰!

两道剑术,皆为上品轮回级,骤然间在天穹上引起轩然风波,当两股剑术正面相撞时所发生的惊天颤动,几乎令这整座虚空都沦为成废墟,数以万计的血气余威八方爆射,见到这幕,秦石黑眸一沉,在场的,他自认无人能从这剑之中全身而退,就算何舒寒也不行,不过唯有奇青,他没有把握,因为这剑,有着只有精通剑术才能看穿的破绽。

那就是剑剑光的交叉中央,那里是剑最为脆弱的地方,当初在修得剑残卷时秦石便知道此处,在古城也因此吃过大亏,而如今,奇青定能看出。

轰!

果不其然,那剑血无痕撕裂九霄,全部的力量全部汇聚一点,成一道狂烈的血海漩涡,最终疯狂的猛击在剑交叉之处,那令全场震惊的字剑光竟是生生从空中炸碎,最为惊人的是,字剑光被破,那血色剑芒却锐利不减,直逼向秦石的眉心之处。

望着血剑当空,秦石心底突然升起几分哀默。

他万没想到,奇青最后还是出手了,他能容忍其余所有人的背叛,却不能原谅剑宗的抛弃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哪个区
对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的评论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哪块
去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的路线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近哪个公交站